• <form id="rpiqo"></form>

        <th id="rpiqo"><table id="rpiqo"></table></th>
      1. <hgroup id="rpiqo"><abbr id="rpiqo"><address id="rpiqo"><fieldset id="rpiqo"></fieldset></address><figure id="rpiqo"><meter id="rpiqo"></meter></figure><aside id="rpiqo"><dd id="rpiqo"><video id="rpiqo"></video></dd><embed id="rpiqo"></embed></aside></abbr></hgroup><embed id="rpiqo"><i id="rpiqo"><area id="rpiqo"></area></i></embed>
      2. 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民进党“九合一”选举大败有三大根源

        来源:点义网    2019-12-05 16:48:21

          点义网12月21日讯 题:民进党“九合一”选举大败有三大根源

          作者 雁默

          这次“九合一”选举所给予民进党的冲击是前所未见的,地方首长与民代席次呈现的只是表象,民进党真正的挫败是在于话语权的丢失。绿营的话语权有以下三个部分:其一,“本土”;其二,“白左”;其三,国民党的历史包袱。靠着这几个概念,民进党于2016年取得完全执政的空前胜利,却在短短两年内全部被多数台湾民众否决。对民进党与台湾而言,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大变局。

          选后,民进党对外是将败选主因归纳为内政失败,是经济因素,而无关乎其两岸政策,这也是美国或西方媒体比较愿意接受的角度,毕竟,西方世界正在与中国大陆进行各方面的较量,而台湾战略地位特殊,也是西方与中国大陆的意识型态角力场之一。因此,若将选举结果解读为台湾人民转向“亲陆”,西方尤其美日肯定是不乐见的,因此他们很乐于接受民进党的说法,尽管真正了解台湾现况的西方人,心知肚明真相并非如此。

          真相是,这次民进党的挫败是全面性的,两岸关系则是重点中的重点。

          从政策面与战略面解析民进党这次败选,可从上述三大话语权的角度论述,以理解民进党在选后的混乱和下一次大选的可能对策与限制。

          “本土民粹”的失灵

          在“本土”部分,又可细分为两岸问题、外来政权问题、省籍问题。以绿营的权力结构来看,这一部份是深绿“独派”的意志。开放普选后,“外来政权”与“省籍情结”的操弄是民进党早期最有斩获的战术,不过在2016年与2018年的两次选举中,此战术已过时,取而代之的是蔡英文的“白左”主张。

          在两岸问题上采取对抗立场,虽是民进党全党共识,但事实上,亦有部分党员认为没有必要与大陆尖锐对立,应务实建立对话基础。这一部份较为务实理性的主张之所以没有成为民进党的发展主轴,乃因深绿“独派”的掣肘。显例如,主张大胆西进的前党主席许信良就是被“独派”斗出党外的。

          纯粹从普选的角度来看,民进党若采取了务实友善的大陆政策,将无法与国民党区隔,“台独”倾向较为强烈的支持者就会离散,而这些选民正是民进党不可能放弃的基本盘。因此,“反中”既是民进党得以夺权的基础,亦是包袱,可说是无解的问题。

          但是,这次台北市选举让深绿“独派”遭受挫败,因为柯文哲取走了民进党内“务实两岸关系”的话语权,并且在“独派”发动猛烈的攻势之下仍取得了胜选。再者,“东奥正名公投”亦让深绿“独派”重伤,因为多数民众否决了这个“类台独公投”。

          在政策面,蔡英文以“文化部”作为供“独派”逞威的机关,搞“去蒋”、“去中”;再以“教育部”配合“卡管”,坚拒管中闵就任台大校长,搭配各种“去中”课纲;最后,以“年金改革”修理蓝营军公教选民。

          深绿“独派”包含了所有党外的铁杆“台独”团体,如南社、中社、北社等等外围组织。所有迎合“独派”喜好的政策,都是这次民进党大败的部分原因,柯文哲的连任也让“独派”本就不怎么强的实力曝了光。

          “本土民粹”不灵了,选后,蔡英文立刻腼颜向柯文哲求和,形同在“独派”伤口上洒盐,埋下分裂的种子。

          “白左”的荒谬性现形

          白左者,白种人之左派思维。相对于国民党在地方派系上的优势,民进党长于结合各种民间团体,形塑党的“白左”形象。而在蔡英文执掌民进党后,“白左路线”更成为让民进党起死回生的救命丸,这个路线迎合了年轻人的口味,又能坚壁清野地与保守的、建制的、传统的右派国民党做出区隔。

          蔡英文自称左派,又以左派理念大量吸收游离选票,故而亦是绿营的左派领袖。以“白左”称之,乃因在大陆左派、右派是另一个意思。从政策面来看,反核环保主张、同性恋平权主张、亲劳工主张、废死主张等,在台湾举凡高唱价值的大抵都属白左。

          每个社会都有左右两派,两者只是在提升社会文明的轨迹里做了什么选择而已。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左右,只要哪一方强调过了头,社会就会处于动荡或不满,因为一方过于活跃会造成另一方的;。

          反核议题,是民进党的党内共业,也是这两年台湾内部最重大的社会问题,关乎经济民生,也关乎民众健康。民进党的反核政策,简单说就是躁进、粗暴、反科学!2025非核家园”看似高大上,但却无法回答企业与民众几个最简单的问题: 电够用吗?电价不会涨吗?燃煤发电环保吗?不会恶化空气品质吗?2025全面非核做得到吗?

          “暴力反核”是“白左”走偏锋走过头的经典案例,结果四个与核能有关的公投,民众一致的结论是: 不信任民进党的能源环保政策。

          同性恋平权是另一个过激的政策。从废死议题上一面倒地反对,清楚显示了台湾社会事实上仍非常保守,有关于性别、家庭的部分更是如此!鞍鬃笏嘉泵挥卸源淼奈侍,而应有缓急的概念。急者,同性恋之法定权利也,缓者,同性恋歧视之消弭也。蔡英文的处理方式,是不顾缓急一步到位,当然引起社会普遍的错愕与不解。五项与同性恋有关的公投,全部打脸执政党的政策,你不能说是社会跟不上你,只能怪自己在治理上不懂轻重缓急的必要性。

          “一例一休”劳工政策,完全暴露了民进党对百工百业形态的外行与形成政策过程中的简单粗暴。在劳资强弱势明显的社会里,照顾劳工权益理所当然,但在自由市场经济的模式里,各行各业的劳资关系不尽相同,尤其台湾有大量劳工从事型态多样的服务业,很难用同一模式规范劳工权益!鞍鬃笏嘉钡恼策在许多工作场合可能打了资方更伤了劳方,焉能不为劳资双方齐声抱怨?

          在民进党内与“白左”有关的公职,主要是蔡英文钦点的“不分区立委”,以及从左派民间团体拉拔入行政体系的部会主管。这类成员有些缺乏治理的实务经验,有些战斗性格过于强烈,皆为民进党败选的“白左战犯结构”。

          台湾民众现在听到“价值”二字就讨厌,“文青体价值宣传”更是人人得而嫌弃之,可说是绿营“白左粉饰路线”的重大挫败。

          国民党的历史包袱不再是民进党的提款机

          民进党30年来打击国民党最方便有效的战术,就是批判国民党的历史包袱。粗略划分,也就是所谓“不义党产”与“威权历史”。这两项在民进党完全执政后,以“党产会”与“促转会”的方式继续消费其主要对手。

          蔡英文的长期执政战略其实很简单,就是打趴国民党。在选举制度不利于第三势力小党的情况下,不能说这个战略是错的。但是,如果让选民觉得民进党执政只会斗争对手,却治理无方,整个攻击能量就会完全转移到国民党身上。

          这两个体制外的机关,集调查权、裁决权于一身,以正义为名,严重破坏台湾“民主宪政”体制,可说是新型态的威权打手,与蔡英文的“左派文青”形象混搭,营造出奇诡的政治乱象。

          被抽了银根的国民党,以及被莫名其妙贴上附随组织标签的各民间团体,反受社会同情。相反地,民进党抢钱抢粮的形象则鲜明又立体,痛快的都是民进党人,反感的却是选民!按僮帷痹蚋孑,内部成员以“党产会”为标竿,自诩“东厂”刷新民众视野。

          这两个机关作为民进党长期执政的“必要之恶”,当然是全体党员共业,需要选举的视其为选票提款机,不需要选举的视其为偷渡“台独思想”的养分,在这次选举里,也确实为民进党上上下下一致选用的思想武器。结果却证明,不但提款机提不出款,还反为对手作为生聚教训之用,绝地大反攻。

          对国民党而言,失去政权也才两年,身上的两大选举包袱就为对手代劳解除,诚可谓得来全不费工夫。

          结语

          三种话语权的丧失也就罢了,思想武器变成了思想战犯,让向来靠一张嘴夺权的民进党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代理主席林右昌只好总结为“民进党不要再提过去对台湾的民主贡献,人民已经不欠民进党”。但是,不想办法挽救这三种话语权,民进党眼前还有其他选项吗?

          宣布参选党主席的卓荣泰,主张民进党应再进行一次路线大辩论。另一名宣布参选的游盈隆,则聚焦于“两岸路线大辩论”。在这个十字路口上,民进党政要们深知若要避免沉船,从路线到党的权力结构都必须进行大调整,然而,按过往历史,这类的诉求有两块大石头要搬走,否则都是空谈,其一是深绿“独派”,其二是欲求连任的台湾地区领导人。

          因为民进党的生存基础是深绿“独派”的基本盘,所以有异见者永远过不了关。蔡英文与民进党只能走亲美日的路线,其两岸政策怎么调整都无可能与大陆跨出和解的第一步。故而,绿营之外的从政者或选民,根本不相信民进党有可能改变两岸路线。

          战略不能改,战术却可调整,一个不再言必称“本土的”、“左派的”,不再批斗威权国民党的民进党,不是不可能诞生,问题只在于什么样的新战术、新话术能堪比上述三种话语权的威力?新经济吗?

          没有两岸合作的经济论述,得依靠与美国、日本签署FTA,但CPTPP已遭拒,特朗普政府对FTA没兴趣,如果这两条路都行不通,民进党还能打什么经济牌?民进党最大的短处,就是没有任何振兴经济的能力。

          说到底,民进党的未来在蔡英文的一念之间,只要承认“九二共识”就能打开一扇大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路线调整足堪称为大破大立。

          不过,若蔡英文这么做,民进党必然分裂。也或许,民进党分裂了才能打开新局面。

        ?

        标签:民进党 英文 国民党 台湾 选举 政策 路线 左派 问题 社会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